贺若弼的故事,谨言慎行是官场第一法宝

图片 5

贺若弼的故事,谨言慎行是官场第一法宝

贺若弼,字辅伯,河南洛阳人,父亲贺若敦,因有武艺忠烈而闻名,在周任官为金州总管,遭宇文护妒忌而被杀害。临刑时,叫贺若弼来对他说:我一定要平定江南,但这志向没有实现,你一定要完成我的遗志;而且我是因舌头说话而死,你不可不引以为训。接着用锥刺贺若弼舌头直到出血,警诫他讲话要谨慎。贺若弼少年时精神振奋,情绪激昂,有大志,勇敢而善于骑射,会写文章,博览群书,在当时很有名声。周齐王宇文宪闻名而很敬重他,引他为记室。不久以后,被封当亭县公,升为小内史。周武帝时,上柱国鸟丸轨对皇帝说:太子不具有做帝王的才能,臣也曾与贺若弼谈论过。皇帝叫贺若弼来问,贺若弼知道太子地位不可动摇,恐怕祸难落到自己头上,就讲假话说:皇太子道德学问日有提高,没有看到他的缺点。皇帝沉默不言。贺若弼回来后,鸟丸轨责备他背叛自己,贺若弼说:君主的口不密则失信臣下,臣下的口不密则生命难保,所以不敢轻易议论。等到宣帝即帝位,鸟丸轨最终被杀,而贺若弼则避免了杀身之祸。不久与韦孝宽一起征伐陈朝,攻克数十城,其中多数是贺若弼的计谋。拜官寿州刺史,改封襄邑县公。高祖杨坚为丞相,尉迟迥在邺城作乱,恐怕贺若弼有变化,派长孙平换乘驿马星夜前往取代他。
高祖称帝,暗有并吞江南的打算,寻找可以担负此重大任务的人。高赹说:朝廷的大臣当中,从文武才干来说,没有一个比得上贺若弼的人。高祖说:您算说对了。于是任命贺若弼为吴州总管,委任他平定陈朝的大事。贺若弼很高兴地把这件事作为自己的任务。与寿州总管源雄同任官于重镇。贺若弼送诗给源雄说:交河是骠骑将军的帐幕,合浦是伏波将军的军营,勿使在骐癞阁上,没有我二人的名字。他献上攻取陈朝的十项计策,皇帝认为很好,赐给他宝刀。
开皇九年,大举征伐陈朝,任命贺若弼为行军总管。即将渡江,他用酒洒地祝愿说:贺若弼亲受皇帝庙算谋略,远处去宣扬国家威望,征伐有罪的人,救民于水火之中,除去凶恶暴虐的罪犯。上天和长江,你们明鉴这一切。如果你们想使善人得到福气,坏人得到灾难,那么大军就能顺利渡江;如果事情与这相反,那么我们就在长江葬身鱼腹之中,死也不恨。早先,贺若弼请求沿江防守的士兵每在交接的时候,必定要集中在历阳。
于是每次在历阳树立了许多旗帜,军营帐幕漫山遍野。陈朝人以为大兵来攻,征发了全国大部分士兵马匹来防御。过后知道是隋驻防的士兵交替,他们许多征集的士兵也就散走了。后来多次这样,以为是平常的事,就不再布置兵力来防备了。到此,贺若弼率领大军渡江时,陈朝人竟根本没有察觉。贺若弼袭击陈的南徐州,攻克了,抓获它的刺史黄恪。隋军军令严肃,秋毫无犯,有的士兵在民间沽买酒喝,贺若弼立即斩首。他进军驻屯蒋山的白土冈,陈朝将领鲁广达、周智安、任蛮奴、田瑞、樊毅、孔范、萧摩诃等率领强劲士兵抵抗。田瑞先攻贺若弼军,贺若弼把他打跑了。鲁广达等军相继进攻,贺若弼军屡屡败退,贺若弼估计他们士兵已经骄傲,而且疲劳,就严厉督促将士们殊死战斗,于是大败陈军。麾下开府员明擒获萧摩诃,贺若弼命令左右拉出去斩首。萧摩诃神色自若,贺若弼释放了他,并以礼相待。从北掖门进入陈朝皇宫。当时韩擒虎已经捉到了陈叔宝,贺若弼到来,叫陈叔宝来让他看看。陈叔宝惶恐害怕,汗流浃背,浑身发抖不断叩头。贺若弼对他说:小国的国君,面对大国的大臣,应该下拜,这是礼节。进入我朝后仍不失做一个归命侯,不必恐惧。
过后贺若弼怨恨没有抓得陈叔宝,功劳在韩擒虎之后,于是与韩擒虎相争吵,刀也拔出来了。皇帝听说贺若弼有功,大为高兴,下诏褒奖表扬,晋王杨广因贺若弼在预定攻敌时间之前出军决战,违反军命,于是把贺若弼交付有关官吏,皇帝派驿马召他回来,相见后,欢迎慰劳他说:攻克安定三吴地区,是您的功劳。命他登上御座,赐给织物八千段,加官位上柱国,进封爵宋国公,真食襄邑三千户,加赐有宝剑、宝带、金瓮、金盘各一件。还有雉尾扇、略曲的伞、杂色丝织品二千段,女乐队二支,又赐他陈叔宝的妹妹为妾。拜官右领军大将军,不久转为右武侯大将军。
贺若弼当时正尊贵得势,地位和名望都很高。他的哥哥贺若隆为武都郡公,弟弟贺若东为万荣郡公,都是刺史、列将。贺若弼家里珍奇玩物不可胜数,婢妾穿绮罗的有数百人,当时人认为这是很荣耀的。贺若弼自己认为功劳和名声比朝廷里的大臣都高,常常认为自己应该当宰相。后来杨素担任了右仆射,贺若弼仍然是个将军,心中很不平,表现在言论和脸色上,因此被免官,贺若弼埋怨和忿恨更加厉害。数年后,贺若弼下到了监狱,皇帝对他说:我任命高赹、杨素为宰相,你每每议论,说这二个人只会吃饭,是什么意思呀?贺若弼说:高赹是臣的老朋友,杨素是臣的表兄弟,臣都知道他们的为人故而有这些话。公卿大臣上奏说贺若弼对朝廷怨恨不满,他的罪应当处死。皇帝珍惜他过去有功,于是除去官名成为平民。一年多后,又恢复了他的爵位。皇帝也对他有所顾忌,不再重用他,然而每次宴会赏赐,对待他总是很优厚。开皇十九年,皇帝到仁寿宫,宴请王公,诏命贺若弼做五言诗,结果诗文的词句和意思都表现出愤愤不平和怨恨,皇帝看了后也宽容了他。有一次遇到突厥人入朝,皇帝赏赐他们射箭,突厥人一箭就中的。皇帝说:非贺若弼不能与他们相比。于是命贺若弼射。贺若弼再拜祈祷说:臣如果是赤心忠诚于国家的,就应当一发破的。如果不是那样的人,发箭就不中。结果射箭后,一发而中的。皇帝十分高兴,回头对突厥人说:这个人,是天赐我的呀!
隋炀帝在东宫当太子时,曾对贺若弼说:杨素、韩擒虎、史万岁三人,都可称良将,但优劣如何呢?贺若弼说:杨素是猛将,不是有谋略的将,韩擒虎是善斗的将,不是领导的将;史万岁是善骑的将,不是大将。太子说:那么将是谁呢?贺若弼下拜说:由您殿下来选择。贺若弼的意思是认为自己可以当大将。等隋炀帝即位后,他更被疏远和忌用。大业三年,随从皇帝到北方巡行,到榆林。皇帝当时用大帐蓬,下面可以坐数千人,召突厥启民可汗来参加宴会。贺若弼以为太奢侈,与高赹等在私下议论得失,被人上奏揭发,最后因此而被杀,时年六十四岁。妻子没为官奴婢,跟随他的人被发配到边境。
儿子贺若怀亮,和他的父亲一样很有气概,以柱国的长子拜仪同三司。后因贺若弼的事而罚为奴,不久也被杀。

文/傅华轩

贺若弼,复姓贺若,字辅伯,河南洛阳人,鲜卑族。北周和隋朝时期战功赫赫的名将。他出身将门,少有大志,擅长骑射,博闻强识,是一个有出息的小伙子。开始当官是在北周时期,他跟随北周的齐王宇文宪,被封为当亭县公。后来随韦孝宽平定淮南地区,立了战功,被封为襄邑郡公。隋朝建立后,官拜吴州总管,因参与隋灭陈之战有功,拜为右武候大将军,封上柱国,进爵宋国公,可谓是功成名就。但是,因为自恃功高,心生怨怼,慢慢地为隋文帝所疏远。

大业三年,以诽谤朝政之罪,为隋炀帝所杀。

这就是贺若弼的简单经历。

图片 1

其实他的父亲贺若敦早就知道儿子的弱点,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一直担心儿子的下场。

贺若弼的父亲贺若敦以武艺好、为人忠烈而出名,在北周当过金州总管,后来遭宇文护杀害。父亲临刑的时候对贺若弼说:“儿子,我的死,我自己心里很明白,全都是因为祸从口出啊!我是因为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管不住自己的嘴而死的,你一定要引以为戒啊。”说完就用锥子将贺若弼的舌头刺出血,告诫他说话一定要说话谨慎。贺若弼当即向父亲发誓,以后谨言慎行,谦虚待人。

贺若弼牢记父亲的遗言,刻苦习武,而且能写文章,博览群书,很快就出了名。北周齐王宇文宪很敬重他,引他做了自己的记室。

周武帝的时候,上柱国乌丸轨对皇帝说:“太子没有做皇帝的才能,该另选他人,这关乎江山社稷,这件事我和贺若弼也谈论过。”于是皇帝把贺若弼叫来询问,贺若弼知道太子的地位无法动摇,害怕灾祸落到自己头上,又想起了父亲的遗言,于是对皇帝说:“太子的学问每天都有进步,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缺点,我觉得挺好的。”皇帝听了之后默默无语。贺若弼退出来后,乌丸轨知道了他和皇帝说的话,严厉责备他背叛自己,贺若弼解释说:“君王的口不紧就会失信,大臣的口不紧就连命都保不住,所以我不敢随便说话。”

图片 2

果然,等到太子即位后,乌丸轨被杀,而贺若弼则免去了杀身之祸。他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又暗暗佩服父亲。

公元581年,杨坚受禅登基,改国号隋,是为隋文帝。杨坚称帝后,就有吞并江南、统一中国之志。想找个可以帮助他成就大事的人。高颎说:“朝廷里的大臣中,从文武才干上来看,没有一个可以比得过贺若弼的。”隋文帝深有同感,于是任命贺若弼为吴州总管,让他准备平定陈朝。贺若弼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任务,并献上灭亡陈朝的10个计策,隋文帝看了很高兴,并赏给他宝刀一把。

公元588年十月,杨坚在寿春设淮南行台省,以晋王杨广为行台尚书令,主管灭陈之事。又命杨广、秦王杨俊、杨素并为行军元帅,高颎为晋王元帅长史,右仆射王韶为司马,集中水陆军51.8万,由晋王杨广节度,东至大海,西到巴、蜀,旌旗舟楫,声势浩大。隋军自长江上游至下游分八路攻陈,贺若弼为行军总管,率军出广陵,集中在长江北岸。

开始,贺若弼要沿江防守的士兵们在交接的时候,一定要集中在历阳,每次都在历阳树立了很多旗帜,满山都是军营帐篷,声势浩大。陈朝人都以为隋军要大举进攻,于是征发了全国大部分的军队前来防守。后来才知道是隋朝的士兵在交换驻防地,所以征集来的士兵很多都撤走了。以后每次换防都是这样,陈朝人都以为这是很平常的事,也就不再动员大批人马来防御了。贺若弼由此麻痹了陈朝,率领大军渡江的时候,陈朝人根本没有任何察觉。贺若弼很快渡过长江就攻下了南徐州,隋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有的士兵在民间买酒喝,被贺若弼知道后,立刻将违犯“禁酒令”的士兵抓来斩首。军队开到蒋山(南京市东北的紫金山)的时,距离国都建康很近了,陈朝将领鲁广达、周智安、任蛮奴、田瑞、樊毅等人率领精锐士兵前来抵抗。田瑞率军攻打贺若弼,被贺若弼打败逃跑了。

图片 3

鲁广达等人率领部队相继冲锋,气势非常勇猛,贺若弼的部队看似渐渐抵挡不住,开始“败退”。贺若弼估计敌人士兵已经骄傲起来,失去了戒备心,而且也陷入了疲劳状态,于是命令士兵大举反击殊死战斗,将陈军杀得大败。陈朝大将萧摩诃被俘,贺若弼下令将他拉出去斩首。萧摩诃神情自若,丝毫也不怕死,贺若弼就把他放了,并以礼相待。后来杀进陈朝皇宫,当时陈叔宝已经被韩擒虎抓住,贺若弼来了后,叫人把陈叔宝带来让他看看。陈叔宝听说要见贺若弼,吓得要死,冷汗浸湿了衣服,见到贺若弼后浑身发抖,不停地给他叩头。贺若弼对他说:“小国的国君面对大国的使者,按理说应该下拜,这是礼节,你不用害怕,你进入我朝后还是能当个归命侯什么的,所以也不用有别的顾虑。”

回朝后,贺若弼因为怨恨自己没有抓到陈叔宝,让韩擒虎抢了头功,功劳也排在韩擒虎的后面,于是和韩擒虎争吵起来,越吵越激烈,两人把刀都拔了出来,周围劝说的人也无可奈何,最后经皇帝隋文帝调解才罢手。隋文帝下诏表扬贺若弼。而战争的总指挥杨广却因为贺若弼在事先定好的进攻时间之前就和敌人决战,违反了军令,把贺若弼交给有关官员处置。隋文帝派人把他追了回来,不但没有追究,反而厚待他,拜为右武候大将军,封上柱国,进爵宋国公,赏给他很多财物。

图片 4

贺若弼立了大功,地位和名望都很高,他的兄弟都因为他而被封为郡公,担任了刺史、列将一类的官职。贺若弼家里的珍玩数不胜数,穿绫罗绸缎的婢女都有好几百人,当时的人都认为已经非常荣耀了。贺若弼认为自己的功劳和名声都超过了其他大臣,觉得自己应该能当宰相。后来杨素担任了右仆射,而自己还是个将军,心里很不平,他把父亲的临终遗言忘得一干二净,将这种不平表现在了言语中,到处发牢骚,真是“山能挪,性难改”,后来果然因言获罪,被免官,贺若弼怨恨得更厉害了。

又过了几年,因他继续怨言不断进了监狱,皇帝对他说:“我任命高颎和杨素为宰相,你却经常发议论,说这两个人只会吃饭,这是什么意思?”贺若弼依然很傲气地说:“虽然高颎是我的老朋友,杨素是我的表兄弟,但是他们那两下子我知道,他们的为人我清楚,所以才这么说。”大臣们因此都纷纷上书说,贺若弼对朝廷不满,应当处死。隋文帝觉得他功劳很大,只把他废为平民。一年多后又恢复了他的爵位,从此不再重用他,只是每次宴会赏赐的时候,还是对他很优厚。

图片 5

有一次,突厥人入朝进贡,隋文帝让突厥人射箭,突厥人一箭就命中靶心,仰着脸,傲气十足。皇帝感叹说:“除了贺若弼没有人能和他们相比。”于是传令贺若弼射箭,被冷落的贺若弼受宠若惊,跪下来祈祷说“:我如果是赤心为国的,就应该一箭命中。如果不是那样的人,就射不中。”结果真是一箭命中靶心,隋文帝大悦。

隋炀帝当太子的时候,曾经问贺若弼:“杨素、韩擒虎、史万岁3个人都可以称得上是良将,但是他们之间的优劣如何呢?”贺若弼说:“杨素是个猛将,但并没有谋略;韩擒虎是善于打斗的将军,不是善于领导的;史万岁是善于骑马的将军,不是大将之才。”太子问:“那谁是真正的良将呢?”贺若弼下拜说:“这得由殿下自己选择了。”他的言外之意就是说,自己可以当大将,比他们强多了。结果隋炀帝即位后,贺若弼更被疏远了。最终贺若弼没有遵守父亲让他谨言的遗训,因为口无遮拦私自议论朝廷得失而被杀,死的时候64岁。

贺若弼始终没有参透父亲告诫他“谨言慎行”四个字的官场真谛。他的经历告诉后人,当官要管住嘴,谨言慎行是屹立官场的第一法宝。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